验证码

受菇。脑洞多文力少。大概会放文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杂食动物。wb:http://weibo.com/loliloveaaron

自主规范

  门矢士和海东大树是一对恋人。

  也许是海东的暗示,又或许是士的默许,总之反应过来时两个人已经是这样的关系,光照相馆一行人也早就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呐,我说,海东先生,为什么不和士一起住在这里呢?”小野寺一边往嘴里塞了一口海东刚做好的布丁,一边窥视着桌上冒着热气的茶碗蒸。“是啊,明明每天都来这里给士做饭吃,我们几个都被你喂胖了。”夏海揉了揉小肚子也跟着抱怨。

  坐在窗边翻弄着相簿的士明显顿了顿动作。

  “还有啊,明明海东先生都是叫士的名字,士这个小气鬼每次都只叫你海东,还总是爱理不理的,要是我是海东先生你的话早就生气了!”小野寺还来添油加醋两句,说到激动处拳头都挥舞出来。“自大鬼——”夏海也在那儿拼命点头。

  “夏—蜜—柑—”这边的士总算消不住了,额头的筋也有了跳动的迹象,转过去朝夏海他们投去杀人的目光。相册被随便往桌上一搁,士迈开长腿就要追击过去。

  一直站在旁边露出乖乖笑容小白牙的海东很适时地察觉到了危机的降临,一把拉住士。

  “士,我昨天找到了一个很棒的宝物,我去拿给你看。”海东拽过士就把他往房间里送。

  “砰“的一声随手带上门,开启人妻模式的海东看不过面前乱糟糟的床铺,自觉地就整理起来。”

  士在一旁叉着腰“海东,你说的宝物呢?在哪里?”望着海东的背影,士的声音里明显透出一丝不悦。

  海东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反倒轻轻笑了“啊。那个是随便说说的。对了,下次不要总是把小野寺他们的话当真啦,他们只是开玩笑而已,不要介意,士?”海东察觉到身后的气息变得有些奇怪。

  “随便说说?开玩笑...吗?”士看着转过身来的海东的脸,语末声调微微上挑,脸上却看不出来是什么表情。

  海东有点慌了。“士...?”天知道此刻士在想些什么。

  “大树。”士吐出这两个音节,看着眼神惊讶的海东,一瞬间觉得心情大好,掐住他的下巴就低头任性地吻了上去。

  最初只是唇瓣之间的厮磨,恋人的鼻息声勾起士更深的兴趣,按捺不住用舌尖轻舔对方的唇。海东从最初的惊愕,到也被渐渐带起,环住士的背,只为让自己离他更靠近一些。

  舌尖与唇瓣,舌尖与舌尖,舌尖与齿,眩晕感从脚下升起。士一面加深着这个吻的力度和时间,一面空出一只手贴上恋人的背脊,沿脊椎骨游走往下。

  太过刺激,从尾骨末端传出的如电流般的快感,海东眼中士的扑克脸也变得模糊柔和起来。情欲翻腾拖拽着他沉入放纵的愉悦之海。

  不知何时被解开的衬衫扣子,褪到脚踝的裤子,一切都太突然又恰到好处。海东刚才做菜时随意束起的头发也散落开,微微露出的耳廓泛红,在黑色的发丝间隙显得格外明显。士一口咬上去,满意地感觉到身下躯体的颤栗。

  “士...士啊...”海东呢喃着士的名字,虽然背对着士,眼前却能浮现出士的表情,戏谑的玩味的居高临下的,想到自己的背部直至尾骨向下全都毫无保留的地暴露在士的视线之下,理智的侵袭更强烈了几分。

  而在士的眼里,这的确的要命的诱惑。他顺势俯下去,感受到同样滚烫的热度,两具同样年轻光滑的肉体紧贴着,直到完全占有,士才能稍稍冷静下来。海东压抑的吃痛声让他不再动作,只是从背后抱住他。

  心理上的巨大征服感远超过生理上的快感。那个平时不受束缚总是东奔西走的海东,说着自己的旅行自己决定地点的海东,现在却被他死死禁锢在自己身下,被他折腾得只剩喘息的气。那些平时从未表露过的感情,从未吐露过的爱语,此刻纷纷脱离了理性的限制。士只是凑近他的耳朵,一个劲地念着海东的名字“大树...你比较喜欢我这样喊你?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在厨房背对着我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嗯?”和平时的士判若两人,口中的话语一刻不停。

  海东却是少见的沉默。他快要在欲望中迷失自己,不能思考,不需要思考,回应士是他能做到的唯一事情。他其实明白,其实知道,士总是用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来面对大家,说话又总是尖锐而毒舌。但其实他的内心比谁都脆弱敏感。他曾经见过这个男人无助的样子,见过他悲伤的样子,所以海东总是在笑,从那时起,他就已经决定陪在士的身边照顾他,即使不再是那个毫无牵挂的小偷也没有关系,他想成为士的支柱。起先只是有着这个想法,日子久了,旅途长了,海东也不知不觉依赖上了士。

  而如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士才会展现出另一个样子,像孩子一样贪恋索取,说出幼稚却又真实的情绪。明明并不是什么值得尤其喜悦的事,海东却如同对待宝物一般对待这些情绪。

  思绪飘远了,身心上的满足感如浪潮一般一波一波冲击着海东,将他从思考中带回现实,领着他将他推上一个又一个愉悦的顶端。

  情意正浓。

  ......

  一场情事过后,士蜷在海东身边,像一只吃饱了的小猫一般。“我说啊,下次不要给夏蜜柑他们做这么多好吃的,便宜他们了,说出来的话还总是那...”“呐,士,你会一直陪我寻找宝物的对吗?突然转过来的海东眨了眨扑闪扑闪的眼睛,汗湿的头发被撩到耳后,杀伤力max。

  “呃,谁知道呢。”士自以为很快地反应过来,又摆出无所谓的表情。海东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Nice助攻!小野寺、夏海,晚上给你们做大餐。海东的眼睛眯成缝。

  笑着拥住士。

  

 

评论(23)
热度(86)

© 验证码 | Powered by LOFTER